沪郊:返乡“农二代”过得怎么样?—泗州新闻网—泗县官方主流媒体发布平台

dafa888

2018-10-22

 新华网上海7月22日电(记者李荣)在沪郊金山区枫泾镇,有一位区里十佳创业农民之一的合作社负责人,他名叫陆华辉。 与他初相识的时候,他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种田的,不如说像个运动员:一身运动装,简单干练。

  他的的确确是农二代,不仅来自农家,而且现在还在务农。

不过,说他像运动员也对。

他是上海师大体育学院毕业,本来完全可以跳出农门,最起码也能到城里做个体育教师。   这位农老板说话很坦率。

他说,农家子弟,不曾动过脱农的念头,那是不真实的。 他就脱过农,曾经在房地产建筑企业干过。 有一次,跟着建筑公司的负责人回到枫泾老家察看建筑土地,却一下子被江南古镇的那一股农味儿,勾起了农家子特有的那种对农的感情。

他的合作社合伙人鲁明至今还记得,陆华辉不止一次对他说过,当时的第一个感慨就是,房地产建筑企业造房子,那房子再大,哪有农村成片成片的农田大呢,农字头真是实实在在的广阔天地。   3年前,脱农的陆华辉又返农了。 他与其他4位农二代一起,成立了上海辉灿果蔬合作社。

他们通过有偿流转,经营100亩地,其中六成用来种草莓。

新的农二代,种草莓有新思路。

枫泾是江南古镇,沪郊的旅游胜地。 在这里务农,就要善于做农业+,第一个+号肯定加在旅游上,推出草莓采摘游。   像草莓这样的水果,新鲜时是个宝,只要一过了保鲜的时段,马上脸难看,连根草也不如了。

农二代自有他的草莓经。

传统的草莓销售法,第一时间采、第一时间装、第一时间运、第一时间进城、第一时间进店、第一时间上架,即使环环相扣,做到极致,也很难与草莓的那个鲜字拼时间、抢速度。 只有采摘游,才能让消费者吃在枝头上,吃到最新鲜的草莓。 如今,每到双休日,成群的市区年轻人带着孩子驾车驶向他的草莓地,亲自体验采摘的快乐。

最高峰时,仅一天就可以接待两三百人,长长的车队一直排到了几百米开外。

陆华辉翻了翻账本,今年一季度,他的合作社接待采摘游客3000余人次,实现销售额近6万元。   农二代的农业+还在继续。 有了种草莓的成功经验,辉灿合作社有了底气,大胆地从单一种植转型到多样化。 合作社的种植面积,也从百亩扩大到近250亩,除了草莓,开始种有机蔬菜,包括近40亩的有机黄瓜、3亩香菇、5亩洋葱、3亩西兰花。

合作社的农业+,+得实实在在,首先与当地的银龙蔬菜加工厂合作,为自己的蔬菜打开销路,添上一个+号。

然后再与成熟的电商平台合作,在网购者中开拓蔬菜用户,再添一个+号。

在有机黄瓜的销售旺季,平均每天的销量在3000公斤以上,最多的一天达到了5000公斤。

  其实,返乡的农二代,选择面大得很。

与陆华辉的返农不同,6年前返乡的顾丽芳,如今做了一名年轻的村官。

她在大学学的是经济学,毕业后专业对口,在上海市区一家外贸企业做业务。 但是乡里乡亲没有忘记这位和和气气、书又读得好的自家妹妹,在一次村干部换届时,不少村民推举了她。

  她犹豫过,纠结过,但最后还是决定回到村里。

如今,她是村党总支和村委会的委员,负责村里多个民生领域。 她说大学的书没有白读,遇事敢于想解决的办法。

不过,做村官更为根本的一条,还是要情商高,用积累起来的感情空间,去压缩村里日常生活中难免会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情绪空间。 在村里,被需要,是一种幸福。

枫泾镇负责人说,返乡的农二代,既是老面孔,又是新面孔,在融合中创新,在老家创出新天地,打造新农村。